当前位置
首页  业界资讯  学院动态

张其凤:书画同源,当师造化——新华网访谈

作者: 时间: 2019-12-03 阅读量: 299

张其凤的书法有深湛之功,有精雅之美,同时又不乏粗砺莽荡之气。他热衷于打通诗书画三者壁垒,使人之真、诗之韵、画之意,完全融为一体。他在研究书史时发现,当今书法最大优势在于对书法资源可以综合开发利用,当代书家应比以前书家更强调书法的综合修养。对于书法因文化背景不同而难于走出国门这一时代难题,他提出一个解决方案——让书家回归造化,去寻找那些只要是人类一员都会感动的物象,以便在最易接近的审美层面上引起国外观众的共鸣。

“书法作品应饱含诗情画意。”谈及如何理解元代赵孟頫“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应八法通”这两句诗,就我本人来看,应从以下三个层面来看:一、追溯书法与绘画产生的起源,二者都是对事物轮廓线的描绘。二、赵孟頫所处时代正是文人画形成时期,文人画与院体画相比,有一个很大不同,就是文人画把书法用笔有意识地引入绘画创作。三、书法成熟早于国画。魏晋南北朝时期以王羲之为代表的书家群已将中国书法提升至极境,而国画此时只有人物画尚算成熟,其它如山水、花鸟还处于非常幼稚时期。


“ 当今书法最大优势在于对书法资源可以综合开发利用,当代书家应比以前书家更强调书法的综合修养。”您问当代书法家怎样才能走向成功,我想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必须了解我们这个时代对一个书法家的要求是什么。我在1998年对书法史曾有这样一个概括:前一阶段以书体演变为主旋律,写什么书体重要,什么人写不重要;后一阶段以书风演变为主旋律,写什么书体不重要,但什么人写什么风格很重要。这对我们今天的书法创作隐含着一种限制。这限制就体现在书体创新已经成为过去完成式,如再在这方面努力,无异于自寻死路。与此同时,书风演变历经一千多年积淀,已没有多少空白可供填补。如果我们再进一步思考,就会发现工具材料创新自笔墨纸砚发明之后同样也没有多少隙地可供开垦。至于用传统哲学指导出新,一句话就够了——对于这些,古人比我们更为精通。还有,就是依靠西方思想文化,颠覆传统书法创作模式。这一点,我们当代已有许多书家做过实验,但十多年后,他们基本上回到了传统阵营。我们继承古人,该有的古人已经齐备。要创新,路路不通,奈何?我们要在历史链条上得到我们的位置,唯一出路就是扬长避短。前面所言,皆为今人短处,那我们的长处何在?我认为,今人优势有二:一、资料详备且好;二、先进智能工具使用。我们今天,只要用心搜求,就会无帖不有,坐拥书城。而复印机、刻录机、照相机、计算机等广泛使用,就使我们具备了对古代书法资源不断调整、不断重组的便捷与可能。

“师造化是我们书法文化走出国门的重要途径。”书法作为一门古老艺术,面临着一个新的时代使命,那就是走出国门,成为传播我们传统文化的载体。不同国家的人因其文化背景的差异性,往往很难真正理解中国书法文化的内涵,因而也就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中国书法走出国门。我想让书法家们重提师造化应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大自然所产生的律动美,是书法赖以产生的灵感源泉,如闪电凌空、惊蛇入草等律动画面,不仅国人喜欢,而且外国人也会喜欢。在这个层面上,人类的特性是一致的。